缄默

【DOVER】Iridescent

—— 你如银河,泼洒在我心上。

BGM: Everglow -Coldplay 

-

伪更的一种姿势。

Dover 日快乐,祝你们每个人都能开开心心哒!

-

I know you might be gone

我知道你可能已经离去

And the world may not know

这个世界并不会知道

Still I see you celestial

而我仿佛还能每天看到你 如银汉星河那般

-


•他于家门口种了株常春藤,时不时浇点儿水。他一个人在通往花园的小径上,闭着眼睛,都能从杂乱的玫瑰从中寻出一条路来。

我路过他家时,常看见他望着那株常春藤出神,他把耳朵贴近植株,似乎海上的音乐可以顺着植物的根茎运输到他的耳边。而后,有什么字母就会掉落出来,砸在花园里形成一团明火。 

“去斯卡布罗集市吗,亚瑟。” 

他的声音比祷告更加虔诚。


•他还没换下围裙,指尖有面包和新鲜牛奶的味道。他舔去我嘴唇上的沙拉酱,在我喝红茶的间隙给花瓶添上一朵还带着露水的玫瑰花。

猫跳上椅子,背对着清晨的水气和阳光。我把手伸进弗朗西斯蓬松的发丝的时候,我仿佛摸到了猫身上的毛发,有点儿温暖和玫瑰的芳香。

或许他不曾知道,我每日醒来,看到他离我只有十多厘米的脸,感受到他安静的吐息,我都会想到很早以前,母亲守着我和父亲讲睡前故事,记忆里的金发也有这般温暖,在无数个不眠之夜频繁出现,在天与海的交界处随着初升红日逐渐明朗。

父亲的缺陷给我的记忆和性格烧下一个永久的空洞,但弗朗西斯的谎言已经比那些回忆扎根得更深,直至灵魂。



·我记得他宣布脱.欧那天下了点雨。我看着他一人走在铁轨上,他只穿了白衬衫,小腿打湿的裤管紧包着,沾了泥的皮鞋已看不出原本的颜色。

 

他走在我前面,如一团永恒的活火,把我面前坚硬冰冷的铁点燃。

 

 

——这是亚瑟的落幕,是英.格.兰的伊始。


·我从未想过他有那么沉,也从未想过生活的重量到底会不会把我们压跨。到底我们的火把点燃在何时,熄灭,又需多少尺度,都被泯灭在沉沉浮浮的歌词里。


·我转过头去望着窗外,一言不发。我不知道他们谈论的是什么,也无法插上一句话,寂寞把人窒息在无边的灰黑马路上。 

我独自一人下车,提着背包远远地望着他的身影。 

然后任由人流将他冲远。


·他带着我去了北美,在某一个乡下的小教堂里结了婚。那天就我们两个人,他把手机里的歌调到最大音量,当婚礼的伴奏。我们放了两首,《A Thousand Years 》和《Beautiful in White 》,他轻哼着歌把戒指套近我的无名指,说:“你穿婚纱真漂亮。”



·圣诞节休假那几天,他突然想回去。我们到达阿尔弗家的时候,亚瑟在卧室里休息。他一个人走上楼,在那里停留了许久,最终在桌子上放下亚瑟的戒指。我曾看到他独自跑到珠宝店里,在柜台前犹疑不决,而后垂着头离开。他从未下定决心买一个戒指,我不知道是什么让他如此踌躇——他似乎丧失了年轻时追女孩的果断。

他下楼后我们并肩走在通往中心公园的小路上,他一点点,跟我重复他的恋爱史。我们经过喷泉,音响停止了奏乐。

最后他问我,弗朗西斯和亚瑟要不要再来一场婚礼。



·Q10:他有没有说过让您印象特别深刻的话?


他有一天指着夕阳那边说,“那将是我带你去的地方。”




But when I am cold , cold

当我觉得寒冷难忍

When I’m cold, cold

当我始终被困在这无尽的孤冷之中

There’s a light that you give me

你给我一束光

When I'm in shadows

当我置身黑暗地带

It's a feeling of ever everglow

永恒闪耀



“我们去冰岛邂逅北极熊,去巴黎圣母院前亲吻,去斯德哥尔摩大教堂吟诵圣经,去莫卡塔姆享受新生的太阳,最后去维也纳的街头办一场音乐会。”


 

评论(12)
热度(51)
©缄默 | Powered by LOFTER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带我去有人群与歌的地方吧。

重度宰厨注意!

aph右英主金三苏英/文豪野犬右太不拆不逆/一点点安雷/凛遥真遥/K夜伊金银/或许还有月L

开学季QQ小窗关闭,有事请用lofter私信。

夕阳红文手/是个透明

大概接受约稿吧,写文很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