缄默

【舟渡】以吻封缄

以吻封缄


短打糖/人物ooc/大家吃着开心就好/为今后的刀做缓冲

·BGM: Bad Things


“师兄,做早饭呢?”


他从背后拥住尚未放下锅铲的你,口中还有新拆封的薄荷清香版云南白药的味道,吐息间荷包蛋已经烧好,你小心推开他,说,去餐桌上好好待着,别在厨房里碍手碍脚。


好的师兄。他一歪头,刘海遮住的眼睛全暴露在阳光里。这是个夹杂着蔚蓝与金黄的星期天早上,他的手背衬出一圈暖光,宽大的睡衣松松垮垮,勉强能遮住肩膀。白皙的皮肤这时候近乎透明,融化在了所有的玫瑰与风信子中。可那双眼睛——那双无法忽略的眼睛,细看还有一点浅色,瞳孔深处却是最纯的黑。他正直勾勾地看着你,以致你几乎忽略了手里端着的两份荷包蛋。


你把早餐推到他面前,问他难得一天休假,他会怎么安排。他思索了几秒,说,全听师兄的。


你心底满满的,那些压箱底的小心思如鱼吐泡泡全部都冒到水面上。他怎么会不知道你的心思呢。你看着他咬下一小块荷包蛋,故意用舌头扫了一遍嘴角。你想,这时候吻上去会怎么样,那嘴唇上是否有阳光的味道?别去尝试,至少现在别去,新的一天才刚刚开始呢。


你早餐吃得挺匆忙,不是为了赶时间,而是为看看对面的人。你给他倒水,刚把杯子放在餐桌上,他的手就握住你的手腕。那只手比你的凉,却是那种很舒服的凉,手生得很漂亮,指节弯曲着,你想,那些名画中的手也不过如此吧。


他整个人都是艺术品,他整个人都是你的。


光线正好,你把他从木椅上拉起来,说要一起去凉台喂猫。可他往你右边一偏,说喂猫的事就交给师兄啦,我的本职工作是喂你。你失笑,敲了下他的额头,想说什么又无从开口,恼于又让这小兔崽子占便宜了。你明知他可是情话高手,你碰上他还打不过三个回合,以前次次转移话题糊弄过去了,同居之后,却怎么也糊弄不过去。


干脆以吻封缄吧。



你看到了桌子上的奶糖,那是昨天他买回来的,选的最甜品种。你一向不是很喜欢这种甜掉牙的糖果,但你想,或许可以试一试。


你背对着他,保证自己的动作在他的视觉死角区。那颗糖很快进了你的嘴,你忍着甜味,转过身去,毫无预警地含住他的唇。


那唇也是凉凉的,像是一不小心就会被咬破。你担心自己的温度会烫着他,却又想着,真烫着就好了,那种疼痛会从他那儿传向你,你和他感觉到的就是一种痛,永远的结合,分不开了。你控制住自己的力道,把他的肩往自己这儿揽了揽,舌头一边压着糖,一边小心翼翼地撬开他的牙齿。那糖的味道散在两个人的口腔里。


你没想到他会突然用力,亲身不让你有别的动作。你睁开眼看他,看这个无数次窃取你亲吻的人,他在你反应过来之前就留下了自己的影子,他展开自己的壳给你看深处的小小果仁,他用特别的认真学着好好对你。如今他带走了你的奶糖,你能责怪他吗?


这下真的要蛀牙了……


你开始胡思乱想,从怎么度过这个早上到要不要去外面再买包糖。他松开你,嘴上说着,很甜,谢谢师兄,似乎很甜前面应该加上你的吻三个字。你一爪子把他的头发全部弄乱,说我们换个牙刷杯吧。


为什么?


这时候你已走进客厅,坐在沙发上看自己的购物单。他的脑袋挨着你的腿,手臂向上伸展,做出拥抱的姿态。你微微倾身,没让他抱住,却让他碰到了自己的发尾。


换杯子的话,可以用这一款。


你指指情侣杯,装作认真地看他。他笑出声,说,好啊,下午去买,买来了就贴个姓名贴,交换用,怎么样?你笑着同意。


你们再次拥抱。



你们都知道,当他展开双臂的那一刻,你们拥抱的是一个永远不会分离的未来。



Fin


评论(2)
热度(50)
  1. 琉璃子鸢缄默 转载了此文字
©缄默 | Powered by LOFTER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带我去有人群与歌的地方吧。

重度宰厨注意!

aph右英主金三苏英/文豪野犬右太不拆不逆/一点点安雷/凛遥真遥/K夜伊金银/或许还有月L

开学季QQ小窗关闭,有事请用lofter私信。

夕阳红文手/是个透明

大概接受约稿吧,写文很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