缄默

【仏英】梦境迷航 (伪意识流)

·新年快乐——仏英群304762012的除夕搞事活动。




·写得有点仓促,不过也不知道怎样改得更好,所以,只用看上面一句就可以了。




·有空重修。



·我真的很喜欢这个题目x说明:它与三毛的短篇小说【梦境迷航】没有任何关系!


【梦境迷航】




——在路上。




Part Zero




我在学生时代就向往利奥波德在《沙乡年鉴》中描述的沼泽地。我的母亲,一位做任何事情都与金钱挂钩的女士,和威廉早早离开了英国。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根据邻居的说法他们移居到北美后,颇有资产,自己经营一片农场。




我总趴在窗边看那条路,记忆中母亲就是顺着它走的。我想象着自己小心翼翼地踏上这一端,浑身颤抖,一步一步,不用在意斯科特的冷言冷语。




我总是在那条路上。




大学毕业后我只身一人乘船前往北美,我在那儿和法国佬拼了间房,离城镇大概有几时公里远。我们的房前有一片荒地,还有松树林,我们住进去的时候,大雁正从头顶掠过。




我的旅程大概是从那时开始的。




Part A




我和弗朗西斯带了足够多的日常用品,在这个冷寂的地方定居下来。我的背包里只有一些破布和几本书,处理杂物之余偶尔也和他谈天说地。我和他都不是勤劳的类型,即使我的父亲在世时有过不少房子,他们后来被母亲卖掉抵了所有的债。




弗朗西斯时常会带我去松树林里“体验大自然的爱与美”。我们比赛拔草根,两个人都弄一身土,最后在空草地上打滚。我不得不承认,法国佬的身上总有种吸引人的东西(不是指他的香水)。我们躺在草地上一边看日落,一边听他胡扯。




他的家乡靠海,每日清晨的长烟囱和大机器中总能透初深蓝和暗黑夹杂的海,大概就是《日出·印象》中的感觉。他与我谈论的时候眯着眼,透过层层松树远望他的海港。我只能把眼镜睁到发酸发疼,门口的路遥远到无法触及。




他问我我的童年趣事,我却只记得父母无休止的争吵。斯科特自读初中就不再回家,威廉是向着母亲那一边,不过他能做的,只有沉默。




我永远都是最耐不住的那一个。从摔餐具到离家出走,我没有一件未尝试过,结局总是被斯科特或者母亲揪回家,关在楼上的储物室里。他们不准我下去吃晚饭。




我就透着灰蒙蒙的窗户看灰蒙蒙的路,幻想自己总是在路上的。




童年的记忆就在那一层争吵一道暗门一个窗口下被轧死。




我回过神,篝火旁没有了人,我干脆又闭上了眼。




Part B




我的父母,倾尽他们所有的资产在法国买了套房,他们的生活拮据过好长一阵子。他们事业不顺,便把所有的期望寄托在我这个独子身上。大概是骨子里的叛逆劲儿,我拒绝和父母在周末一起去海岸线上散步。他们会穿上这辈子买过的最体面的衣服,却抬不起头,我厌恶这种气氛。




我的语文老师花了大半节课介绍诗人济慈和他的邻居女孩的爱情故事,我对于他的印象也止步于此。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迷上了那种浪漫。我晚上不回家,窝在图书馆,把各国的诗歌一本一本读下去,在文字中溺死。我常常幻想着能有一场旅行,把我送到船上,送到太平洋中央,直至海水淹没我的脚踝。




我毅然决然地拿起了背包。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不得不与一个英国佬同居。他有几本合我口味的书,我们就这样熟悉起来。美国乡村的生活正好圆满了我一直以来对自由的妄想。




我们拥有一片永远不会熄灭的松树林,特定季节才会光顾的大雁和天鹅,两个人,一幢木屋,以及被我们困住的孤独。




我们最初是试探着抚摸对方,然后发展为亲吻,我们把做.爱记进了日常。爱不爱一个人,是挺难说的,不过这并不妨碍我们追求性。




Part C




无事时总会回忆起当初零零碎碎的一些片段。我有过一个帽子,是母亲从杂物堆里翻出来的,看着不能再用了便给我带上。




我带着帽子在河岸边散步,风打了个旋,把帽子吹到芦苇丛里,我爬下去找,任由双脚陷进泥地。




我抬头,把芦苇压到身下,木头和砖块砌成的土楼暴露在我眼前,我突然爱死了这种感觉。




一个人,就一个人,只需要一个人。




自此我不停地做那个梦,梦里我站在月台旁,期待着有一辆车可以载着我驶向家后面的公路。车身冲破迷雾又陷入迷雾之中,被抛下的芦苇丛反出刺眼的光来。




现在我补全了这个梦,一个法国佬在终点站着,捧了本诗,他的嘴里叼着玫瑰。




他用我最讨厌的法语说情话,像邀请每一个异性做床.伴那样企图用他的嘴在我的皮肤上烙下印记。我把背包甩到了他的身旁。




他拾起包,留下一只玫瑰,带了我一辈子的孤独走了。




Part D




我醒来时他已不在床边,他没有准备早餐(不过英国的早餐一般很难下口)。我从没玻璃的窗里看到了他的背影。他执意在这片布满石头块的土地上种玫瑰,我至今没弄懂他的想法。




我喝完了带来的最后一瓶牛奶,从背包底翻出了一片面包。他停下动作和我道早安,我直接从窗口扔出了我们的早餐,即使他看上去要用锄头柄砸我的脸。




我们徒步走到家近旁的一座山崖上,因为那里可以看见公路。他转过脸,把不知何时准备的一大把花瓣洒在我的头上,指着我的脸发笑。




我们开始念诗。




我们滚在岩石边上,下面就是河流,微微抬头,公路浮在我们眼前。




夕阳照到了石头边,一道光掠过我和他的脸颊。




我们在悬崖边尝试亲吻,几尽跌落。




近十二点,我们互相分享了最后的午餐。我提议来一场故事比赛,他自顾自讲起来。




“我们生活在阴沟里,但总有人仰望星空。”




我牵住他的手,他的手心依旧留着清晨的芳香。没有汽车从公路上驶过,而我们俩,总在那条路上。




我们亲吻,直至掉下悬崖。




-我们想要打破原来的生活,却一不小心在寻找的路上迷失了世界。




-我们带着彼此一辈子的孤独踏上了梦境中的航道。




Fin

评论(7)
热度(44)
©缄默 | Powered by LOFTER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带我去有人群与歌的地方吧。

重度宰厨注意!

aph右英主金三苏英/文豪野犬右太不拆不逆/一点点安雷/凛遥真遥/K夜伊金银/或许还有月L

开学季QQ小窗关闭,有事请用lofter私信。

夕阳红文手/是个透明

大概接受约稿吧,写文很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