缄默

【金三角】If It Comes

——如果你将要远去,如果那一天将要到来。

文/缄默

BGM:What Are Words-Chris Medina

金三角请注意避雷/米英居多/校园喜剧/一派胡扯/ooc且所有角色智障

情人节贺文提前发。

文可以不看,来吃歌的安利呀。

·


他剥开一个鸡蛋,放在酱油里滚上一两圈,把它拦腰截断后却迟迟不下口。

英.国人望向窗外灰黑与蓝杂糅的天空,现在是早上六点,天还没亮,压抑着的蓝色让他回忆起某个梦境里的片段——空无一人的大马路,红绿灯不断闪烁,主人公在马路中央穿梭,路过一个个歪斜的路标。他不经意间喃喃:“我曾经也想过死亡。”

他的声音不大,但与他共进早餐的法国人和美国人听了个一清二楚。弗朗西斯朝阿尔弗雷德打了个手势,“世界的Hero先生肯定会阻止你的,亚瑟。”

阿尔弗雷德放下水杯,用前所未有的,不能再正经的语气说:“我们比翼双飞吧。”

“什么蠢话。”绅士把头偏到了一边。

·

亚瑟认识阿尔弗雷德不算偶然,因为有弗朗西斯。

阿尔弗雷德本来是普通班里一个混吃等死,再普通不过的中等生,偶尔在运动会上出出风头——这种日子一直延续到开学典礼上学生会会长亚瑟·柯克兰做出一番激动人心的演讲之后——像每个烂俗的故事一样,阿尔弗雷德拜倒在亚瑟奇粗的眉毛底下,终于决定学到秃顶学到发光。

某个笨蛋的刷题之路有了这么一个美妙的起始,至于他如何坐上年级前十的宝座,被弗朗西斯介绍给亚瑟后与他俩一个寝室的光辉历程我们无从知晓。不过,亚瑟表示从此以后他的寝室里又多了个不用脑子做事的智障。哦,他真想操起浴室的水龙头泼那两个人一脸。

智障归智障,金打的三人组也有靠谱的地方。其他寝室的男生要么因为舔女神忘基友而相处不和,要么是两个男生和某个女生发生了置换反应(俗称抢女友),当然,美妙的复分解反应(双出轨)也有,搬寝室的搬寝室,回家住的潇洒走人,只有他们三个的关系可谓雷打不动,司康不拆。

亚瑟,弗朗西斯和阿尔弗雷德约定好一人带手电筒,一人带台灯,一人带小桌板,每个晚上扎堆儿坐在亚瑟床上,点亮所有的照明设备拿出所有的作业本就是一阵狂嗨,有时候弗朗西斯会带个手机来,等宿管睡了就给其余两个人放歌,循环One Direction的歌也不怕听腻。一两点以后三人心照不宣地收拾东西准备睡觉,弗朗西斯和阿尔弗雷德二人中至少一个会倒在亚瑟的床上,另一个则被踹到床下——别人称这是革命友谊——见鬼的友谊!

“亚蒂/我的小少爷,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当战友。”

“And then?”

亚瑟拿起红茶杯,微抿一口,比海洋之心还要美丽的眼睛扫视着坐在地板上的弗朗西斯和阿尔弗雷德。

“我们应该有进一步的发展。”

“……You Idiot.”

亚瑟偏过脸,倒是没有拒绝。

·

这样鸡飞狗跳的日子持续了一个多月,弗朗西斯和阿尔弗雷德争着当亚瑟的炮友,不过他们至今没有成功。顺便一提,他们喜欢玩骰子决定胜负——赢的人睡亚瑟的床,输的只得躺在三个人堆作业的床上。

这个不被幸运女神看中的可怜人多半是阿尔弗雷德,毕竟从他头顶时不时焉掉的小金毛就可以大致了解他的属性。不过阿尔弗雷德想不到的是,躺在作业上其实也有好处。

估摸着是星期天晚上吧,走廊里的灯坏了,只有“安全出口”发着绿得渗人的光。阿尔弗雷德破天荒的最早到,倒是亚瑟,直到晚上十一点才进寝室门,连晚自习也一同旷了。弗朗西斯在亚瑟床上睡得正熟,而阿尔皱着眉头,他被高低不平的书本硌得只能干瞪眼睛数眉毛。

亚瑟开门的声音挺轻,但还是把阿尔吓地滚到床边上去。进来的人没有点灯,也没有去睡觉(顺便一脚把弗朗西斯踢下去),一转身进了厕所。

等等,这不符合亚蒂的作风。

阿尔弗雷德推了下厕所门,门是虚掩的,亚瑟背对着他,也不知道在干什么。惨白惨白的光照在他的发梢上,阿尔隐隐觉得气氛有点不对。

“亚蒂……?”阿尔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转过身来,双颊泛着不自然的粉红。绿眼睛蒙上一层雾,像刚从睡梦中惊醒的森林,还带着初春的露珠。

他喝过酒了。

他在哭。

阿尔弗雷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并用毛巾擦去从他眼睛里冒出来的水珠。他想问什么,却又在出口时化为一声声无措的安慰。

亚瑟像是没有看见他,一个人走到走廊里用双臂环住自己。

“嗝……你他妈知道不,我刚刚……差点从楼上跳下去。”

“我想过死啊,想过很多次。”

“喂……我想啊,反正我没有什么朋友,固执,死要面子,还时不时惹麻烦。学生会的事老是做不好还当会长……肯定有很多人想把我赶下台哈哈……”

“斯科特那个红头发恶魔,撮合着大哥让我回英国。老子才不干!妈的,我从读高中就没有用过他们一分钱,回去干什么?!真是可笑……”

“但我又没有什么朋友。”

“是啊该死的亚瑟·柯克兰,你留在这里又能干些什么!……”

“我为什么要顶着这个姓氏啊!”

阿尔弗雷德蹲下来看他的眼睛,“我是你朋友。”

“已经很晚了,我们去睡觉吧,有什么明天说。”

他有点迷糊地点点头。

亚瑟一碰着抱枕就睡着了,弗朗西斯睁开眼睛,为好不容易坦诚一次的英国人擦去眼角的泪珠。

之后谁也没提这事,金三角儿一起熬夜,一起循环One Direction的歌,偶尔还一起玩玩骰子,关系好到连校园里反应成功的情侣都为之羡慕。一言以蔽之,他们三个形成了一种不溶于任何溶液的奇妙产物,连王水也不能把他们分开。

鸡飞狗跳的生活持续到那个早上。

亚瑟睡得挺晚,早上又四五点钟起来写作业。吃饭时他迷迷糊糊地不小心说漏了嘴,便歪过头去看没有多少亮光的灰黑色天空。

他也梦到过死亡。

梦里是他一个人,走在灯火阑珊的街上。马路两旁插着横横竖竖的路标,没有红绿灯,脚下是灰白的斑马线。

他走到一幢大楼里,扶着栏杆,给久违的太阳一个拥抱。


“我也曾经想过死亡。”


阿尔弗雷德看着弗朗西斯比的奇怪手势,用前所未有的最正经的语气说道:“如果那一天到来了,我们比翼双飞吧。”


他没有拒绝。


Anywhere you are I am near

你在或不在,我都在近旁

Anywhere you go I'll be there

你走或不走,我都在那里


Fin

憋了不知道多久终于写出来的文,基本上是一条咸鱼了。

 @林深现鹿 提前祝情人节快乐,来来来吃刚出炉的司康味的蛋。


评论(6)
热度(37)
©缄默 | Powered by LOFTER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带我去有人群与歌的地方吧。

重度宰厨注意!

aph右英主金三苏英/文豪野犬右太不拆不逆/一点点安雷/凛遥真遥/K夜伊金银/或许还有月L

开学季QQ小窗关闭,有事请用lofter私信。

夕阳红文手/是个透明

大概接受约稿吧,写文很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