缄默

【炎白】Immortals

——If I die young.


<Immortals>

永垂不朽


文/缄默


强行改标题/胡言乱语/文可以不看,来听歌啊


BGM:Immortals


Cause we could be Immortals, Immortals,

因为我们可以永垂不朽
Just not for long, for long,

只是片刻也好
And live with me forever now,

现在就许我长相厮守
Pull the blackout curtains down,

就此闭幕完结吧
Just not for long, for long,

片刻的不朽


“宝贝儿,如果我英年早逝——”


“闭嘴。”


白烛葵非常后悔,捡了这么个括噪又不切实际的家伙。



炎无惑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长大的。


他唯一印象深刻的发生在他童年的事情便是他和小伙伴们打赌打输了,爬一栋建筑物的通风管道。他记得那时候是冬天,通风管道里进出着不知哪里来的令人厌恶的寒风。他听得见管道下头的交谈声与歌声,还有一些嘈杂的争吵。到最左边一间的时候,他脚一滑掉到了人家的厕所间里。


天知道当时有多尴尬。


一位男子闻声而来,把他从马桶盖子上抱下,瞧见他衣服上脏兮兮的污迹后又把他甩在地板上。


“你叫什么名字,来这里干什么?”


“炎无惑。”


“ID炎无惑,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没见过打赌打输了的吗......炎无惑自顾自站起来,往后门走去。这种可爱的小孩子特有的任性行为并不能让白烛葵理解。以至于在几年后,两人回想起他们并不浪漫的初遇,白烛葵的唯一评价就是:“简直智障。”


任性的小炎无惑走到门口才看清门上的那把锁。他撇着嘴望向白烛葵。


“你是一个人?”白烛葵上下打量他不合脚的鞋子。


“嗯。”


”——你父母呢?“


”不知道。“


”那白小哥你就把他养了吧。“


妈的,通风管道怎么能这么高。




”戴面罩的,专心点。“


白烛葵一个侧身,把炎无惑按倒在地上,子弹踩着他们的发尖飞过去。


炎无惑被呛了一口灰,推开白烛葵站起来,恶劣地向对方放了颗烟雾弹,”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他拽着白烛葵就跑,嘴里不停地骂街,打个比方,就像你抢了别人的老婆又怕别人会找你报复那样——狼狈。后方枪声不歇,子弹打在小巷的墙壁上开出一朵花来。弥漫了灰色的天空一点光的都没有。”这帮人真狠。“


”宝贝儿,这样下去我要英年早逝了。“


一颗子弹射掉了炎无惑头上的帽子,他的金发暴露无疑。白烛葵真想把他捆进麻袋里拖着走,至少他可以清静些,不用听炎无惑没营养的废话。


炎无惑突然把白烛葵抵在墙上,他们后面就是连天的炮火。他迫使白烛葵与自己平视,他扯掉了那个人的面具,舔他的嘴唇。


”宝贝儿,原谅我今天话有点多,因为我可能要英年早逝了,你看后面那群疯狗。“


”但我现在不想废话。“


他对着那两半浅红色的东西咬了下去,”我第一次看到你,就想这么干。“


白烛葵瞪了他一眼,毫不留情地回咬,他们已经不知道是谁的血液,唾液和腥甜的液体交融,枪声近了。


”你还有十分钟。“


炎无惑扯下了那人的裤带。




”我想我们要英年早逝了。“


”见鬼。“


炎无惑拉起白烛葵,使出比刚才还大的劲儿向前跑。


” 宝贝儿,是Immortal。“


他们能看见无人的十字路口,红绿灯坏了,在不停地闪烁,倒下的建筑物上插着可笑的旗帜,地面裂开了口子,丑陋地向上翻。他们就是两个逃亡者,从废墟中跑出来,又跑进另一片废墟。


这是不能永垂的片刻的不朽,但也足够了。



Fin


一小时糟糕产物,中间断了一截。

写得挺high,不要在意最后一句话的语病。

被自己的勤奋感动到了。

评论(3)
热度(13)
©缄默 | Powered by LOFTER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带我去有人群与歌的地方吧。

重度宰厨注意!

aph右英主金三苏英/文豪野犬右太不拆不逆/一点点安雷/凛遥真遥/K夜伊金银/或许还有月L

开学季QQ小窗关闭,有事请用lofter私信。

夕阳红文手/是个透明

大概接受约稿吧,写文很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