缄默

【Aph】Deserter <金三角>

Importance:题目意为”逃亡者“。

Careful:入圈后的处女作,非国设,ooc。

金三角,请注意避雷。

BGM:As Long As You Love Me

.

As long as you love me

只要你爱我

we could be starving

我们可以食不果腹

We could be homeless

我们可以流离失所

we could be broke

我们可以支离破碎


.

“哈,放弃你那可笑的念头。”

斯科特的烟几乎对准了他的鼻子,“诗人?你最多算个妓.女。”

他拉开储物柜的木门,抓起一块面包塞进嘴里。呛人的蛾子结蛹以及蟑螂带来的腐烂味道并不能止住他手上的动作。他像是冬天浮在沼泽地里的枯木干,肤色比墙漆还白,那双碧眼睛,不知是从谁的王冠上抠下来再塞进这对明显偏小的眼眶里的绿宝石。

饥饿可以使人疯狂。

“亚蒂。”

有人抓住他的手,抹掉他嘴边的面包屑。

“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人没有回话,他倒了杯掺着灰的凉水,在窗边坐下,凝望着远方泼了灰的天空。

“青蛙佬呢?”

应着他的话,门开了。

“亚蒂,有没有想哥哥啊?”

他偏过头去不看弗朗西斯。他急切地渴望烟,一根也好,这样他就可以把烟灰倒在青蛙佬的茶杯里——他需要安静,绝对安静,安静到他能够把心里的一点操.蛋的玩意儿写下来。他甚至想好了,写下来之后把它们吃到肚子里――代替面包。

弗朗西斯从手帕里掏出一根凉了的鸡腿,放在桌子上。他看向亚瑟,亚瑟依旧偏着头。

鸡腿的味道在房间里散开,有那么一瞬,它几乎盖过了霉味。

“我打赌你没有吃东西。”阿尔弗雷德终于开口。

“不,你输了。”弗朗西斯擦掉了袖口的奶油,“今晚他们在开Party,愿赌服输,小阿尔。”

“本Hero可没有下注。”

“小阿尔——你可是答应过哥哥我,打赌赌输了就睡地板不是吗?”

阿尔弗雷德的呆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了下来。

”亲爱的小兔子,吃了鸡腿,我们去睡觉。“

As long as you love me

只要你爱我

I'll be your platinum

我会成为你的铂金

I'll be your silver

成为你的白银

I'll be your gold

成为你的黄金

风冲撞着木门,向窗户之间的缝隙处发疯地吼叫。房间里蜡烛灭了,亚瑟觉得自己置身于一个可以把断壁残垣都一口吞进的黑暗中央。

他记得炮火是怎样落在他身旁,不过,他也记得弗朗西斯口中的”他们“。”他们“把弗朗西斯赚钱的本领成为”不入流,不能拿上台面的幻术“,他记得那群人是怎么把弗朗西斯赶下台,拿红酒往舞台的毯子上泼。

斯科特烟头的火星在他眼里变成了燎原之火。

阿尔弗雷德坐在椅子上,点了根蜡烛。

他翻开亚瑟用来写那些”糟糕的玩意儿“的笔记本。上帝原谅他,他实在是太好奇了。

本子的封皮里夹着只死蛾子,那可怜的小东西至死都是干巴巴的,被压断的翅膀落了一点儿粉,它还没有发霉,不过已经沾上了房间里长年不散的霉味。

12日

那个烟鬼又把烟头对准了我的鼻子。

他的烟味同外头的战火一样令人厌恶,我亲爱的哥哥,他从小就怂恿我去演可笑的歌剧,他很乐意把我这纸一般薄的身段展示在大众面前——最好一.丝.不.挂。他喜欢看到我这个样子,因为这样,他就可以尖着嗓子到处乱喊,让父母知道,柯克兰家出了个小”浪.妇“。

然后母亲便把我的衣服剥下来,罚我一个晚上不准吃饭。

我试图逃脱,在十四岁的时候。但那次失败了,我跑到街上后就有人开始大叫,尖利刺耳。烟鬼逮住了我的头发,我们便在大街上打架,就是那时,炮弹轰了过来,在我们两个旁边炸开几朵花。

母亲把我们两个揪回屋,我们都不能吃晚饭。

我第二次试着逃跑是在十五岁,这次我成功了。我在不知名的街头肆意踢翻酒瓶,用最不绅士的话语咒骂。当然,没人会在意我,我甚至觉得这是我在表面上该有的样子(到后来,亚瑟回想起时加上了“真是荒唐”四个字)。我打算当个诗人,如果当不成,也要成个作家。

于是我开始写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写完之后和着没干的墨水吞下去。我不得不写,像磕多了药那般,我捧着这本撕得破破烂烂的本子,似乎这样就能活下去。

没错,这样就能活下去,我的生活里不再会有可笑的歌剧——无论是哪种,我都不喜欢。

(本子被撕了一面)

我一直在逃跑,第一次是从斯科特和母亲的屋子里,第二次是逃离伦敦,我不知道成功了没有,总之,炮火越来越近。

最后我到了这个地方。

12日

距离上次记录已经过去了整一年,我彻底摆脱了烟鬼。

哈,我自由了,我捧着酒杯打转。我不在乎自己变成了什么样子,总之,我自由了,如随处可见的蟑螂。

硝烟在散去,我遇上了一个美.国佬和弗朗西斯。

30日

我随阿尔弗雷德去看了那可笑的”幻术“表演。弗朗西斯狼狈地被赶下台,我们举着酒杯把红酒淋在他的头发上。我随着阿尔大笑,青蛙佬也和着我们一同笑。

旁边的人把我们赶出他们的Party。

15日

我不记得今天是不是15日,不过没关系,每一天对我们来说都是一样的——哦不,今天不同,我遇上了那个烟鬼。

操.蛋.的。

他喷了我一脸烟灰,嘲笑道:”诗人?你最多算个妓.女。“

17日

最终我还是选择了作家。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我的又一次逃避——我逃得也够多了,不过我从来没有拒绝过那两个人,因为我还是自由的。

我应该把这一面吃掉。

29日

战争结束了,现在我们每一个人都自由了。

大概是17点半,喇叭里奏响了国歌,我们还有半个小时来欣赏硝烟后的残破不堪的祖.国的土地。

12日

我们穷困潦倒,但这没关系,只要能活着——自由地活着,我们便不需追求些什么(阿尔弗雷德觉得这只是亚瑟口是心非的表现,因为他喜欢和他们两个做.爱)。我没有镜子,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鬼样子。啊,我不想用任何贬义词形容自己。

世界太小了,烟鬼(斯科特)几乎无处不在,今天我又碰上了他。

——所以说为什么我要在意他?

30日

战争后的重建总是那么烦人,不管是当初的贵族还是皇族,都没有饭吃。弗朗西斯和阿尔弗雷德日日早出晚归,我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尽管他们总是试图搪塞过去。

我们没有食物。

饥饿能使人发疯,但我们仍旧清醒。我们可以拥抱对方的骨架,把对方金鱼般突出的大眼睛用手指描摹,我们可以演绎社会底层人民绝望的爱情故事,让话语淹没火炮。

这些听起来妙不可言。

我存了一支蜡烛,是时候点上它了。风还在响,黑暗未曾消失。

房间里只能听到老鼠和蟑螂的声音。

有个人在房间里说:

”上帝保佑,他爱我,上帝保佑。“

Fin

不知道是什么鬼玩意儿,背景有些参考二战后的西.德。

参考文章:《面包》(作者沃尔夫冈·博歇尔特_,西.德废墟文学的代表作之一),《喂自己影子吃饭的人》,《情人》(作者玛格丽特·杜拉斯)

那个……这里默酱/缄默桑,真的很好勾搭的啦!求个评论成吗XD






评论
热度(34)
©缄默 | Powered by LOFTER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带我去有人群与歌的地方吧。

重度宰厨注意!

aph右英主金三苏英/文豪野犬右太不拆不逆/一点点安雷/凛遥真遥/K夜伊金银/或许还有月L

开学季QQ小窗关闭,有事请用lofter私信。

夕阳红文手/是个透明

大概接受约稿吧,写文很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