缄默

【赤黑】天光° (5.20贺)

------For Dream . For Love. For Life. 

·迟到的5.20贺文 ,也给你们 @枯水  @一言以蔽之  @眸浅 

·文风大转变

·没有逻辑,内容奇怪。

·BGM:Hall Of Fame

你疼吗? 

 

赤司征十郎扫走了门口的最后一点积雪。他停下来歇一口气,红眸一眨不眨地望着灰面前黑的马路。 

离Winten Cup已经有一段时日了,但他还是不能排遣久绕在心中的失落与细微不安。名为赤司征十郎的人第一次对未知感到恐惧,这听起来或许令人难以置信,但是,他也不是战无不胜的——人生中第一次败北作为事实论据强有力地证明了这一点,顺便引出了下文他无意义地沉闷。 

他像是条被人千刀万剐后丢弃在水里的鱼,窒息在令人恐惧的绝望灰暗中。


那么,你疼吗? 

似乎有什么想要从胸中倾泻而出,又被主人残忍地克制住。赤司搓搓手,转身往屋内走去。

晨光倒在他的身上,碎了一地晶莹。

·

黑子哲也第一次看到赤司,是他刚进帝光正急匆匆往学生宿舍赶的时候。

那时候青峰大辉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一个人披散着头发跑到晾衣服的地方大喊:“My Heart Broke——”声音之雄浑足以震飞方圆百里内每一只麻雀。三楼的窗口出摔出一盒五子棋,即有一个人噔噔噔跑下来把他的棋收拾好,顺便拖走了青峰大辉。

黑子哲也后来才知道,那个红头发的叫赤司征十郎——一位近乎完美的平凡人。

·

今年的初春格外冷呢。

黑子哲也把自行车锁在车棚里,哈了好几口气才始自己暖和过来。口袋中的手机还残存着主人略低的体温,他握住那个小巧的东西,碰了碰自己的鼻尖。

黄昏时温柔的光把他包围,他逆光而行,似乎连发丝都要燃起星星之火。


他的手机,是国中时代篮球队队长,赤司征十郎送的。

他本来不想收下,因为那实在太过贵重,不过本尊死皮赖脸的技术和球技一样高超,硬是把他这颗坚持主见(俗称顽固)的心给说软了。

当然他不会知道,赤司征十郎为“自己的手机和哲也的是情侣款”而微笑了整整一个星期。

·

黑子把他的思绪硬拉回来,但还是阻止不了自己去回忆那些过往。记忆像走马灯在他的眼前循环播放,然后一件件破裂。

“My Heart Broke——”

豪气十足的吼声要把他的耳朵磨破。

他记得Winten Cup后自己和队友们在餐厅狂嗨,火神大我吃了两座小山高的汉堡包,连相田丽子也进了酒,大家横七竖八地倒在沙发上哼着调儿,只有他一个人滴酒未沾去门口吹冷风。

黑子望向人流不多的大马路,突然想要像当年青峰一样大吼——他直至现在都不知道青峰为什么会犯病,赤司征十郎也从未提及原因,只当笑料在茶余饭后讲讲。

他又想到赤司了——必然的事。


黑子觉得赤司肯定挺疼。

都说失败吧,就像让人在大雪天里裸奔。尤其是对于赤司征十郎这种天生的“胜利者”,失败简直是一切压力的来源。

但他连那个人都联系不上——据说赤司征十郎换了手机,没人告诉他手机号。人的语言是如此无力,再怎样的安慰和鼓励,也仅仅只是象征。


失败者畏惧失败,相反,畏惧失败者更容易失败。

这评价太过真实也太过残忍,黑子想。


同一时间,在异地的赤司也对着天空想要像青峰那样吼一嗓子,甩甩手继续过日子。他没成功,因为生活认识他,而他不认识生活。

这方面哲也才是专家,赤司想。

·

后来上大学了。

黑子哲也在外头做国文辅导老师,闲暇时间写点什么贴在博子上,虽然钱不过,花花肯定够了。

周围的人离他越来越远,他总会想起Winten Cup夺冠的那一次,一群向往着未来的少年捧起奖杯大喊:

“We are champions!”


有很多东西,我们是预料不到的。而作为一支成功的球队,不是战无不胜,而是像黑子他们那样:

即使生活扇了你一个巴掌,即使四处的钉子碰得你头破血流,即使你感觉自己将死在无边际的沉闷与灰暗之中,你需要,一定要站起来,一巴掌扇回去。


谁站在舞台上,谁就是主角。


他们勇往直前,他们百战不殆,他们用内心嘶吼——前进,前进,前进!


To be a champion.


似乎有万道金光打在他们的脸上,叫他都快看不清赤司的表情,他用力握住赤司的手,好像这样就能把力量,勇气,希望,一并传达给这个平凡人。

平凡人流着泪微笑。

黑子不知道自己是否把对方握疼了,但疼了又有什么关系呢?或许星期一的他被无情地击败,星期二就在希望中复活,黑夜过去就是黎明,世界充满奇迹*。


黑子知道自己将不再常见到赤司,但这没关系,比起回忆过去,他更喜欢期盼明天。

不是“My Heart Broke”,而是“My Life Renew”。

·

大学快毕业了,黑子哲也意外收到一条来自赤司的短消息。

“哲也,星期六有空吗?”

“是,怎么了赤司君?”

“东大附近的篮球场那里等我。”

“好。”

又是初春。

迎面走来的逆光的赤司征十郎,连发尖儿都在灼烧。

“好久不见,哲也。”

“好久不见,赤司君。”

少年鲜少地朝他一笑。

就是这个笑容,扫除了几年前他所有的沉闷,茫然,无措,恐惧。他不再疼痛。

银河泼洒在他的心上。


Our life is a movement, a tendency, a steady , ceaseless progress towards a unseen goal.(生命是一种运动,一种趋势,一个稳步,持续地通往一个不可见的目标的过程。)



For Dream. 

For Love. 

For Life.


致梦想

致真情

致生命


Fin

打*的那两句话出自《Waiting For Love》,最后一句出自《雪国》,并非原句。

天呐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

弄到现在简直不能再方……

评论(9)
热度(31)
©缄默 | Powered by LOFTER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带我去有人群与歌的地方吧。

重度宰厨注意!

aph右英主金三苏英/文豪野犬右太不拆不逆/一点点安雷/凛遥真遥/K夜伊金银/或许还有月L

开学季QQ小窗关闭,有事请用lofter私信。

夕阳红文手/是个透明

大概接受约稿吧,写文很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