缄默

《Far From Where YouAre》文评(追加个人杂笔诗段)

这是人生中收到的第一篇长评,非常感谢木棉。

时隔已久,文风有变,但我依旧爱他们。

纪念。

木棉•线:

*

如果我能认识你。

我宁可不曾知晓你的名字。

 

在黑暗里依偎着终老吧。

拥抱未知的时候

恐惧带来的冲动与沉默。

不会允许我们感到光明的孤独。

 

 

“我无从知晓,隔离我们的海峡是否短了一厘米。”

 

                                     ——前序(最后一句摘自原文。)

                                             给可爱勤奋的缄默小天使 @缄默_ 

*

        首先,在对这篇文章以及其作者对BGM的品味大加赞赏之前,我不得不对自己这段时间的忙碌、以及某种程度上自己写作的无力而反省致歉。最近为了学业索性搬到楼下脱离网络独居,这篇文章看的很早,但一直说要写评却迟迟没有动笔。在此我为我时间上的食言而感到抱歉。也感谢缄默一直以来的耐心,还经常推荐给我一些非常好的文章,衷心感谢这位可爱的小天使。谢谢她这篇因为我的某篇陋文而写,却比我写的美太多的作品。

       以下正文,既然针对这篇文章的评论还是长评,评论的过程中我会适时摘抄一些这篇作品中我欣赏的语言(前注有“**”的引号内内容皆是)。最后可能还会附加一下我对仏英这对CP的一些见解。

 

*

        缄默是一位令我印象深刻的写手,或者说,从很多种方面都令我印象深刻——她的故事,安静,简单,朴实,但却总令人心底油生一种意犹未尽的深长。很平实的语言恰恰有一种贴近现实的感觉。或许文章上有些细节的缺漏和不足(这是每一个文手都难以避免的),但单纯地讲,无论是标题、排版、注解,以及一些现实信息的处理方面,甚至是BGM的选择,你都能很明显地被她写作时的真挚所感染。这个写手本身也有着认真沉稳性格的人(安利起东西来却是十分积极又激动,我觉得这很可爱(笑)),这几点我都非常欣赏。

        她的故事时间段一般很长,情节大多是跳跃式的。这种风格的坚持可能令她自己也有点困扰(她曾经和我说过自己的文章像是流水账这样的话)。但这样的叙述方式往往是我很喜欢的。可能是性格的原因吧,我个人的文章恰恰是过于细节化,在时间的把控上很是吃力,所以一般重要的剧情都草草两三天就结束了这样,或是写不出时间流逝的感觉,急促得不真实。而她的作品更能反映出我所渴望的漫长感,像是细流,像是品茗,读她的文章你能闻见尘芥的气息,在柔和的阳光下起舞,安静得一尘不染,每一个细小的旋转都是时间的沉淀。

       她的词藻,没有文豪大佬那样华美,情节也没有跌宕起伏的复杂,但就是很美。难以形容的单纯和迷离。

 

        ——一泻而下的阳光,刹那间让人眯着眼的温暖。有点美好的漂浮不实,但字里行间却仍然踏着厚实芬芳的土壤,迎着扑面的清风。

 

      读她的文字,总会让我有一种如此的画面感。

      我不是一个知识太渊博的人,也比较偏视觉系,说实话,写作只是自己别无长处才不得已用来抒发脑洞的途径。写文评,我也着实很难用所谓专业的语言去形容一篇文字的美。

 

       我曾给很多朋友或是大佬写过文评,因为本人言辞简陋,也尝试过用各种东西去形容自己所在不同文字中感受到的意境。或如清泉,或如糖浆,我的见识不算太广,也不喜欢硬是用很生僻的典故去撑架子,有的比喻难免相同。但缄默的文章,是我唯一一次想用天气这个词去比拟的。

 

        那种阴沉,或是清新的感觉,在一字一句的堆砌下将人围在一团空气之中,不经意的呼吸就可以让胸腔里回荡着淡淡的水汽。她的笔墨花在描写他物上较多,对人物的刻画相对较少,这的确很难体现一种很深厚浓重的感觉,也很难作为独立的小说去成就一个故事(人物形象对于一篇小说来说非常重要),但介于她主要从事同人创作,角色的个性也为大家所大概了解,便也无伤大雅。然而恰恰正是这种人物情感以及其他细节上的留白更使人浮想联翩。

 

       **“月末,我们耗费了整一天的时间登上北美的那座崖壁。他的大衣布料被撕下一个口子,手心有点儿破皮,汗水毁掉了他的头发。二战后他鲜少如此狼狈。我们并排坐在瀑布旁高起的石块上,篝火已被水流冲灭。他的汗臭也冲散在夜晚的星光 底下。我偏过头正好可以看到他的眼睛,紫里带点黑白,那么一瞬间,一颗正坠落的星在他的眼里反出光来。似乎有几百年我都没有看见过他。”

 

       ——她的文笔不像是单单某种事物那样清晰具体。那些文字所构造出的氛围,往往是一个很朦胧的、笼统的,从现实出发却又带着浪漫色彩的概念。若是用曾经流行的说法,有点朦胧诗这一派的相似意境吧。真实存在的东西被一种浪漫如糖衣般层层包裹成情节,一点一滴又融化成一体。全文读下来非常流畅,时间跨度很长的故事被她整合熔接得光滑,平整,不可思议。这也是我十分佩服的地方。

 

 

      **“我和他住得算近,自一道海峡把大陆劈裂,留在我面前的就只有难得可以看见日出的海岸。我曾一万次庆幸我们并未接壤,我忍受不了整块大陆上飘过来的香水味,有关他的一切都让我无所适从。我承认我们也曾并肩作战,我们都灰头土脸地爬进过对方的领土,甚至我们在会议后被安排到一个双人间,半强迫地睡同一张床。我无从知晓,隔离我们的海峡是否短了一厘米。”

 

        这一段是我全文中最喜欢的一段。尤其最后一句(所以几度纠结后我还是把它放入了前序)。

        这种喜欢很难形容为什么。或许是因为文字里隐藏的时间变迁,和文字以上的本人对DOVER的美好臆想(我很喜欢这种同甘共苦相伴终老的感觉,大概也是我为何突然站稳了仏英这一对CP的原因),我内心与它产生一种深深击入心谷的共鸣,仿佛是在说:没错,这就是我想要的感觉,这就是我想要的仏英。

 

        缄默小天使告诉我她是先回顾了一遍我曾经发表在贴吧的一篇黑历史《TheDistance》(现在正打算重修的一篇)再写的这篇文章。喜悦之余我更多的是一种尴尬的负疚感,不管怎么说,《The Distance》已经是自己黑得不能再非洲的黑历史了。情节上,人物表现上,排版上等等之处都存在超多荒诞矛盾之处,夸张得过度反现幼稚。想展现出的那种情感很难让人感受到位。相对而言,缄默的这篇《《Far From Where You》要好得太多。(至少时间好情节的把握上它没有某人如此匆促对吧?(突然生气x))

 

        总之,这篇文章从整体上而言都是一篇很具浪漫气息的,很能让读者发动自己能够想象出美好场景的大脑的作品(笑)。希望大家能关注一下这个可爱又大佬的写手缄默,也希望缄默小天使能在以后产出更好的文章!(人物刻画上还要加油w那就趋于完美了w)

 

       至此(老套地x)敬礼。

      感谢缄默和她的《Far From Where YouAre》。

      同时感谢仏英给我带来的美好。

 

 

 

*(后记杂笔,英视角)

 

《距离》

文/木棉·线

 

 

有人说

失去是件痛苦的事。

我不这么想。

 

每当我看见他的影子

从我的身旁

逆着人流穿过

我不曾有过心悸的感觉。

也不曾心痛。

 

每当我看见他的指尖

背着我的眼睛

轻抚他人的手掌

我不曾有过嫉妒的感觉

也不曾心酸。

 

仿佛是很久就已经习惯

习惯他的风流不羁

习惯他的花言巧语

习惯。

习惯我们暧昧的距离

习惯一种遥不可及。

 

什么时候开始

我们就这样了?

 

从相见的那刻起就互不喜欢

但又日复一日地相遇。

 

他拥抱我的时候我没有感觉

他看向我的眼睛难以找到爱。

我们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吵闹。

心却平淡。

 

距离是一种朦胧的痛苦。

仿佛出生以来就属于我们。

我能拧断他的手

却无法用自己的手将其紧握住。

我可以打碎他的鼻骨

却无法亲吻他的鼻尖。

 

吵架只是灵魂空虚的一种体现。

大喊大叫只是想假装对方能够听见自己的声音。

 

他受伤时在他身边的人往往不是我

我崩溃时在我身旁的人也很难是他。

 

明明我们早就知道我们不属于彼此。

却还是因为孤独难耐而紧紧相依。

 

天黑的时候,他不会是法/国或是弗朗西斯。

他只是个梦

透明的梦。

亲吻我的伤疤。

满足我的自尊。

我对他而言又为何不是如此呢。

 

我不明白

当两个互相厌恶的人背对背拥抱

是否就能假装自己不再孤单。

但我明白

无论如何

那家伙一直都在。

 

在我的对面

背对着我

大声骂着脏话

隐藏起面容里的脆弱。

和我很像。

简直就是个自欺欺人的傻瓜。

 

 

有人说

失去是件痛苦的事。

我从不这么想。

 

因为我从来就没拥有过他。

因为我在认识他的那一刻就已明白。

 

我们从不会属于彼此。

也从来不存在什么感情。

 

使我们相互吸引的

仅是孤独。

光明下的孤独而已。

孤独保护着我们。

我们相遇

只为在黑暗中重新找到依靠。

 

 

 

他离开的那刻

我不曾有心痛的感觉。


他也不曾回头看我。


·FIN·


评论(1)
热度(26)
  1. 缄默木棉•线 转载了此文字
    这是人生中收到的第一篇长评,非常感谢木棉。 时隔已久,文风有变,但我依旧爱他们。 纪念。
  2. 缄默木棉•线 转载了此文字
    这是人生中收到的第一篇长评,非常感谢木棉。 时隔已久,文风有变,但我依旧爱他们。 纪念。
©缄默 | Powered by LOFTER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带我去有人群与歌的地方吧。

重度宰厨注意!

aph右英主金三苏英/文豪野犬右太不拆不逆/一点点安雷/凛遥真遥/K夜伊金银/或许还有月L

开学季QQ小窗关闭,有事请用lofter私信。

夕阳红文手/是个透明

大概接受约稿吧,写文很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