缄默

【苏英】光芒再现

给鲸——生日快乐! @鲸是永远不会出轨的 


“斯科特。”

他记得那个午后,曾经的男孩坐在圆桌另一边,手里捧着个陶瓷茶杯,望着上面沉沉浮浮的的叶子笑。男孩的颜色很淡,手几乎是透明的,连血管里头流动的液体也几乎失去颜色。亚瑟·柯克兰,他默念对方的名字,暗淡的,消逝的,亚瑟·柯克兰。

对方眯起眼睛冲他笑,下巴抵在阳光下,手臂张开一个温暖的弧度,一如曾经迷失在花园里的那个男孩。男孩光着脚站在泥土堆积成的小道上,只穿件盖过膝盖的睡衣,头发凌乱,一双绿眼睛平静无波,见到他和威廉,才低低地叫了声,哥哥。

他觉得自己应该唤对方的名字作为回应,但话语在出口前变了味道。

“阿尔比恩。”

对方“嗯”了一声。

他有点看不清亚瑟,毕竟,距离亚瑟上一次完完整整站在他面前,已经过去三年半。这三年半间,他,苏格兰,作为联合王国的一部分频繁参加各种回忆,在一份份或长或短的协定上签上自己的名字。货币贬值,经济危机,贸易战争,局部动荡,桩桩件件积在他的肩膀上,每次走出会场后他想,如果英格兰还在?

如果英格兰还在......

他突然有点想触碰对方,碰对方血管里流动的泰晤士河,肺部积起的伦敦雾,身体上烙印着的红玫瑰。于是他这么做了,他把自己的唇贴在对方的唇上,一寸寸,压下去。他渴望听到对方的呼吸,于是压得更猛,一点点玫瑰花的味道在口腔中延伸开去。他似乎尝到了花梗上的细刺。

“斯科特......”

他觉得自己该有很多话要说,关于英格兰,关于英国,或关于自己。他能记起英格兰还在的时候,普鲁士到后花园做客。一个即将消逝的国,把手搭在亚瑟肩膀上,口中叨念着他听不懂的东西,像是在进行某种盛大的仪式。待到普鲁士消失,他去问亚瑟对方说了什么。亚瑟告诉他:你的身体是流逝的时间。


你的身体是流失的时光,你是国,你会消失但不会死亡。你的子民将举家搬迁,你的文化将被同化,你的陆地将被海水覆盖。你的历史,只要存在人类与时间,你的历史将永远存在。


“这一次会议的地址在马德里。”他终于开口,"西班牙弄了晚宴——安东尼奥居然有心思举办宴会——会上所有的国家都在看不断上涨的水面,水的中央有人在弹钢琴。"

“那群老家伙造了一艘方舟,他们把它命名为亚特兰蒂斯,注定沉没。现在不需要有国家之分,每个人都会登上方舟,去别的地方躲避海洋。”

“我们会消失,我亲爱的弟弟,我们会消失,和你一样。”

说完这话他长舒一口气,而对方就坐在桌子那边不,望着他,望着他面前我的茶叶。亚瑟说:“恭喜你。”

“你他妈给我闭嘴。”

他本能地喊出一句,然后发觉亚瑟的影子更淡了,像是跳入水中化为泡沫的人鱼。我们是岛国,他对自己说,我们是岛国,终将化为泡沫,英格兰便是个古老的例子。

“苏格兰。”

他听到对方这么叫他。

“苏格兰,你即是我,我即是你。”

我便是你喉咙深处枯萎的玫瑰啊,苏格兰。英格兰不会死,即便英伦三岛被大西洋彻底淹没,没有一个国是会死的。我的身体连着你的,我的心也与你相连,我们是阿尔比恩的孩子,我们分享着相同的命运。

共同地,在大西洋深处入眠。

“哥哥。”

“愿上帝保佑不列颠。”

他的弟弟这么说,他醒了。

风吹起窗帘一角。


Fin

评论(5)
热度(52)
©缄默 | Powered by LOFTER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带我去有人群与歌的地方吧。

重度宰厨注意!

aph右英主金三苏英/文豪野犬右太不拆不逆/一点点安雷/凛遥真遥/K夜伊金银/或许还有月L

开学季QQ小窗关闭,有事请用lofter私信。

夕阳红文手/是个透明

大概接受约稿吧,写文很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