缄默

【原创】Not Alone

——Now, can you hear me?

-

·cp:Victoria (人生)& Carol (缄默),Anna(白述)& Carol  @恰似平凡人生  @江淮至衍

·骰输产物。

·这儿,没有脑子这种神奇的工具。

BGM:Alone Again-Alyssa Reid

-

01

又是夏天。

Carol从背包里掏出三块硬币,往公交车站的方向拼命地跑着。印象中公交车从来没有来地这么快过,她每次都是在车站里来来回回地踱步,往被数遮住的路口处望一会儿,再望一会儿。一辆车过来了,不是她要乘的。

她最终坐进了开着空调的公交车,541路,挺贵的,下次换一辆,虽然会绕一圈。

补习班什么的,往往都是她一个人去,顺便找一家便宜的饭店填填肚子。老师问过她,午饭去哪里吃?她回答,随便找个地方吃一点就好了。老师说,你看你这么瘦。她什么也说不出来。

她一向没什么食欲。三年初中,她称过三次体重,后两次都是一模一样的九十斤。室友打趣道,你是不是停止发育了?她说,我不想在乎。

到底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呢?

她记得初中的时候,还常常能看到Victoria和Anna。她本以为那两个人总是在那儿的,总是在的,现在却连她们的电话都打不通。

一个中午,Carol肚子疼到不想吃饭。她一个人逆着人流去学校信箱那儿看看有没有Victoria的信,绿皮信箱依旧是空的。学校的操场上没有树遮拦,她被晒地头皮发烫。回到寝室,她拿起电话机开始打Anna的电话,一如既往地无人接听。背景铃声还是挺好听的,她这么对自己说,也不知道在安慰谁。

她有时候会问自己,有意义吗?初中毕业后,她常常在自习课上想起语文老师,后悔分别的时候没有抱抱那个人,还有那些曾经的战友。她本来以为,忘了就好了,但她发现自己忘不了,完全忘不了,像是有什么东西硬生生地扎进了喉咙里,太疼了。

又一次的无人接听。

她最终挂了电话,想着要不要买点糖吃让自己开心一下,就一小罐儿。

可是真正拿着糖的时候,她又难过地想哭。

02

Carol记得自己上初二的时候还没有这么频繁地哭过。

大概是初二下,她退了喜欢的圈子,把自己写过的东西删了个一干二净。她跟Victoria说,我退圈了,同人圈,不想写了,写不下去了。Victoria花了好几个小时跟她聊天,那个人说,你去听听《Try》吧。她单曲循环那首歌一个晚上。最后,她跑到厕所里一个人哭,也不知道为什么。从那个时候起,她便每天晚上听那首歌。她觉得只有Victoria能够理解她,自己永远都欠着这个人情。她重新拾起笔,想把自己写的每一篇都送给那个女孩。

后来,上一届初三考完了保送资格考试。她和Victoria一起买了本竞赛题,每晚做一道。一起吃早饭的时候,两个人经常挨着讨论题目。Anna坐在她们对面,把三个鸡蛋一起剥好,又帮她们分酱油。正是早上六点,发黑的天空一角隐约有一点蓝色的痕迹。Carol望着外面,一言不发。Anna问,如果哪一天她待不下去了,想寻死怎么办。Victoria带着一贯的轻快语气,说,Carol肯定会拦着你的。

Carol只是看了她一眼,语调平缓,我们比翼双飞吧。

Anna开始埋怨起她来,不过她什么也没听见。

最后一次月考,三个人还是不约而同地挂科。晚自习下,Carol看到Anna一个人在窗口处吹冷风。她凑上前,问,没事吧?那个人没说话。

她只想抱抱Anna。

第二天下午,排名都出来了。去食堂的路上,Anna和Carol一起缓缓迈着步子。刚下楼,Anna突然挂在了Carol的脖子上。她说了很多,带着哭腔,怎么也止不住。Carol想尽办法安慰她,却不尽人意。她知道Victoria在后面,不远处,她几乎能听到那个人的脚步声。但她到最后一两个月才明白,Anna和Victoria在冷战。

那时候,Carol把Anna带进食堂,Anna一直抱着她。她说的话有点听不清,但Carol却把那一句“我喜欢你”听得一清二楚。

她一时间愣在餐桌旁。

Carol不是没有喜欢过别人,但喜欢的对象只限于男生,换句话说,她从来没有被女孩子表白过。初一的时候,Anna同桌的成绩非常好,她偷偷喜欢那个人一个学期。看着对方吃完饭后,在人群中突出的身影,她赶紧埋下头去继续扒饭。

她知道喜欢的感觉。

Carol轻声问旁边的Anna,你没开玩笑吧?没有,我说真的。

我不知道……我有什么优点吗?她这样问那个女孩,自己都觉得自己很蠢。

没有人再说话。

她突然想到,Victoria就在她们后面一桌,今天吃饭的时候,并没有听到她的笑声。她平时不总是笑得最大声的一个吗?

Carol回过头,那个位置上没有Voctoria的影子。她没来吃晚饭。

03

Carol说不清楚Anna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自己的,就像她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Victoria的。

大概是那个暑假吧,游泳考试,三个人一起找了老师培训。Victoria游在最前面,她的脚踢蹬出来的水花常常溅在Carol的泳衣上。Carol看看她,又看看自己,默默想着要是哪一天和Victoria那么有劲儿就好了,也不用担心跑步不及格。Victoria通过地很早,一个星期只用来两天,而Carol是天天去游泳馆找老师。游累了,她趴在岸边,想Victoria到底什么时候能再陪她游一趟,一趟也好。那时候她觉得,自己大概是喜欢上Victoria了。

游泳考试,她们三个人几乎是一起到岸边的。更衣室里,Carol扶着柜子,努力压制住喉咙里的东西。没人看见她,她便蹲下身吐了出来。出去的时候,有人在向她挥手,是Anna和Victoria。

等了很久吗?她跑上前,任由Anna把她湿漉漉的头发拨到脑后。Victoria说,没事儿,不久,雨下大了,你怎么回去?

坐车。噢!你们是要乘公交吗?

没错。

雨太大了,乘我们家的车吧,坐得下。

进车后,她们开始讨论谁坐我旁边,谁坐副驾驶的位置。最后Anna提着包开了前车门,Victoria和我并肩坐着。我问她,你饿吗,要不要吃点儿东西?她摇摇头,劝Carol快点把午饭解决掉。

Carol胡乱吞下那几只虾,转过头去问Victoria,真的不吃?味道挺好的。

我看着你就成了。那个女孩这么说。

她突然有点儿慌张。那么简单的一句话,却在她耳里重复了好多好多遍。她以极低的音量跟旁边的人说,我喜欢你啊,你知道吗?

知道啊。

Carol停下了动作。

“我和你一样。”

那个人这么说,声音很小,像是怕被Anna听到。

她突然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这么幸福过。

记忆中的她总是一个人,守着只有一个人的房子,从窗户那儿往下望,似乎下一秒就可以看到她认识的人出现在街角。因此,她会等,半个小时或者一个小时。喜欢别人的时候,她从来都不说,因此也没人知道。她只能在记律本上尽量少写几遍那个人的名字,或者在被问题目的倾尽全力解答,即使她往往都不会。

有人说她畏首畏尾,她承认了。她总是对自己说,没关系的,试一下,再试一下。但真的会有结果吗?

Victoria告诉了她答案。

天知道Carol有多想抱住那个女孩,把她经历的所有事情都告诉对方。她忍住了,因为Anna还在前面,她们或许有着同样的心情。

最后,Anna和Victoria一起下

了车。Carol不知道她们那天说了什么,她只知道,修罗期要到了。

04

初三是咸鱼与咸鱼之间的战争,这句话无比正确。

不知道为什么,Anna和Victoria进入了新一轮冷战。Anna晚自习下,就拉着Carol去她们寝室吃泡面。别人说,Anna与Victoria关系好的时候,和恋人没什么差别,但她们的冷战往往要持续很长时间。Carol觉得自己成了烦恼解决所,在学校里安慰Anna,在qq里安慰Victoria,两个人缓和了许多。她成绩不好,又和家里闹矛盾,整个星期最不喜欢的事就是回家。周末一共有五节课,从星期五晚上上到星期天中午,星期天下午就要回学校。她每个星期五早晨就定三点的闹钟,有时更早,只为了完成那几张作业。

Carol从来没有这么不在乎自己。

她们都听说过熬夜的坏处,Carol打趣道,熬夜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我吧。没想到那两个人马上劝她早睡晚起。有时候她们一起窝在教室里,啃着早饭,趁老师没来一块儿讨论题目,拼命地夸赞对方。她们往往是最早到的三个人,也是最早完成早自习任务的三个人。Carol曾说过,中午的时候,那么多人都趴下睡觉,就Victoria和Anna立在那儿,笔杆子飞快地移动,弄地她都不好意思休息。等到两个人都去睡了,她才趴在桌子上,等待铃声响起。

那是她的光。

后来,Anna跟她说,你每天那么早起是不是有毛病。Carol这么回答,你成绩那么好,我想跟你考进同一所学校啊。

Carol终是考进了那所高中,但Victoria和Anna都去了别的地方。

05

同学聚会。

Victoria来得有些迟。但她一出现,Carol就冲过去抱住了她。Carol说,除了你,再没有人说我唱歌好听了,她们都嫌弃我唱歌。你最好了。真的,你最好了,为什么不来我们学校?

Victoria只是回抱她,说,这不是KTV吗?你可以再给我唱歌。

Carol跑去点了一首《What Are Words》,高音部分,她唱得嗓子发疼,几乎破音。但她依旧坚持把歌唱完。她记得自己在睡觉前给Victoria唱过这首歌,那时候,Victoria一直要求她再唱一遍,回家后把歌传给她。非常好听,那个女孩这么说。

Carol想好了,自己只在Victoria面前唱这首歌。

“无论你在哪儿,我都在近旁。”

“无论你去哪儿,我都在那里。”

她唱得有点发涩。

唱完之后,她听到了掌声,是Victoria和Anna。

接下来一首是Anna点的,她说,她想把歌唱给喜欢的女孩子听。那个乐队,Anna给Carol推荐过,Carol也时常唱他们的歌。但这些都太远了,高中生活几乎要把Carol逼疯。她晚上肚子疼,睡不着觉,又没有人可以跟她聊聊天。她从床上坐起来,又躺下去,捡起只笔,试图写点东西忽略疼痛。她害怕把室友惊醒,就在大夏天把脑袋和折叠灯都埋在被子里,直到十二点才有了困意。室友向父母撒娇,她却什么也不敢说,她知道,说了也没什么用。

Carol生气或难过的时候就想找一个镜子撞撞脑袋,渴望疼痛能让她变得清醒。Anna问她,你要不要找一个心理医生?她说不用,没关系,总会过去的。

那,有什么不开心的,告诉我,可以吗?

Carol最终点了点头。

音乐还在响,她却听不清什么了。Anna走下来和她一块儿坐在沙发上。那个女孩问,我可以碰碰你吗?她同意了。

Anna把她的头发拨到脑后,把她整个人都圈住,在她耳边说:

来吧,在一切变得太晚之前。

她们三个人去了Carol家,不顾一切地触碰对方,似乎这样,就能让对方近一点,再近一点。不知是谁尝到了谁嘴唇的味道,也不知是谁第一个瘫坐在沙发上。最后,三个人喘着气,一块儿笑了。Victoria说,自己会定期寄过来信。Anna马上接话,她也会打过来电话的。

临走,Anna塞给Carol一瓶糖。她说,下次再不开心,就把它吃掉吧。

06

Carol又一次在公交车上。

一站到了,陆陆续续上来了几个人。她被挤在人群中间,看不清任何一个人的脸。

有人从后面抱住了她。

她刚想回头,那个人说,别看我。

是Victoria。

她想问,你怎么会在这辆车上,你怎么一直都没有寄信给我,你怎么像消失了一样回我的一次问候?

但她什么都没说。

Carol想掰开那个人的手,于是她这么做了。但就在她即将要松手的那一刻,那个人握住了她。

力气大到她发疼。

那个人在她的耳边,用最缓慢的语调说,你不是一个人。

Carol抓住她的一角,放不了手,也不想放手。 她能感受到Victoria在旁边,这就够了,真的够了。

I am always here.

那是她上高中第一次哭,或许也是最后一次。

Fin

评论(1)
热度(8)
©缄默 | Powered by LOFTER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带我去有人群与歌的地方吧。

重度宰厨注意!

aph右英主金三苏英/文豪野犬右太不拆不逆/一点点安雷/凛遥真遥/K夜伊金银/或许还有月L

开学季QQ小窗关闭,有事请用lofter私信。

夕阳红文手/是个透明

大概接受约稿吧,写文很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