缄默

【仏英】如果在冬夜,一位诗人……

如果在冬夜,一位旅人……


·是与十七《漂亮诗人》的单方联动,同时也是给Cide的生贺,提早半个月不要介意哈。HB to you.


那是位旅人。


第一次见到那位旅人的时候,我没能判断出他的职业。他身穿失了光泽的长风衣,裤尾已有些破损,尚未打理的胡渣和随意散在肩头的金发让他看起来像位流浪汉,饱经沧桑,居无定所。他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取出只极为名贵的钢笔,放在手心细细打量。这时,他又不像位流浪汉了,反而更贴近各种小说家笔下的诗人形象。


“一杯卡布奇诺,谢谢。”


正值冬日,霜花爬满玻璃窗,他被冻红的手已经无法握稳一只钢笔。我将咖啡杯置于他面前,他用手环住杯...

祝自己生日快乐!十七岁啦,只有一年当小孩的权利了w

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all太】你往何处去

·是给七月太太的生贺,HB to you. @七月潮 

·背景架空且与三次文豪无关/人物ooc/字数1w+

·省略了所有问候语,请不要介意。

•语言究极贫乏,没能描绘好那种美感。部分词句略显突兀,很是抱歉。


致森欧外:


贵安。


今日整理太宰先生遗物时,在下发现了先生的一本散文。先生在世时出版书籍众多,大都经过您的编排,唯此书藏于木箱,书页已经泛黄,想必很久都无人翻阅。


书的扉页上写着“给织田作”,在下对织田作之助略有耳闻,但并不知道对方的住所和联系方式。在下恳请您将此书寄给织田作之助,帮助先生完成他的夙...

【苏英】卡马里奥

·短打,给北霓 @北霓BerLin 的生贺。生日快乐,成年快乐。

“哥哥。”

记忆中亚瑟很少这么唤斯科特,若哪一天他用上了这个称呼,他们必是在吵架,或是打架。柯克兰兄弟们的血缘关系比伦敦雾还要迷蒙不清,他们背上背包往相反方向行走的姿势都透着种再不相见的决绝。即便如此,他们还是在外面绕了一大圈又回归原点。

“哥哥”是个很奇怪的词语。

但这个词很适合如今的他们。

斯科特·柯克兰借月色点起一根烟,手里攥着一张薄薄的纸。自烟尾跌落的点点火光撒在纸上,还不足以将纸片燃烧。那一头红发在黑夜中显得暗淡而默然,全无白日时的骄阳般的色泽。曾有人评价说抽烟...

【凛遥】夏日梦

·第一次写他们!短短短,人物ooc,总之吃着开心就好。


他们有过一个吻。


只记得那是在公交车上,两个人被开往人流分开,一时半会找不着对方的影子。七濑遥一向是怕生的,他那一到不熟悉的环境就过分稀薄的安全感让这个男孩死死握住车扶手。他能听见旁边女孩对着电话谈天的声音,可他的手机都快要结上一层汗珠了。


更糟糕的是,他听不见松冈凛的声音。


记得两个人一起去澳大利亚那次,凛抛下他不知去哪儿了。他一个人站在树荫底下环顾四周——不熟悉的面孔,不熟悉的语言,一切的一切都让他双腿发软。凛、凛……那个人又会在哪里呢?有时候他会羡慕对方,能在这样大的国家里游刃有余,这儿...

【all太】L'amant (完)

00-01   02-03   04-05   06-07   08-09   10-12


全文BGM:There is a light that never goes out-Sara Lov


——他殉情又不为情而死,他写故事又被故事编织;他能做情人却做不了爱人,他不爱自己却爱上了世人。


他活着,以卑微而薄凉的姿态;他离去,以孤独而永恒的步伐。


森太:他又露出与三年前别无二致的微笑,触碰上森欧外时他们似已经成为真正的情人。这位...

【all太】L'amant (10-12)

·人物ooc预警/全篇灰色调预警/不定期更新/架空向无历史参考


·本次更新出场cp:森太,中太


10


待火车化为一个渺远的影,中原中也站起来拍掉身上的土块。而太宰依旧靠在一边的石块上,目光穿过他又不知对准了何方,黑色大衣包裹下他如困于高塔的蝶,却又不是中也熟悉的模样。


“你为什么要来?”许久后太宰吐出这么一句话,语调间有露珠破碎的声响。你为什么要来?你为什么要自作主张将他推开,你不知道自己将把他推向死亡么?你救不了他,他于一个清晨离开,带着瘦落的街道与荒郊的太阳,你救不了他。他从来,从来没有活过。


你不懂他。你不懂他为何抓住一只...

【all太】L'amant (08-09)

·人物ooc预警/全篇灰色调预警/不定期更新/架空向无历史参考


·本次更新出场cp:森太,织太,中太


·下更完结。


08


太宰治摊开一张信纸,咬着笔杆思考该给织田作之助写点什么。刚到目的地,织田便于旅社写了封信给他,他收到信时已是一个星期之后。现在,早晨七点整,太宰端坐于书桌旁试图给织田编一个笑话,可十五分钟过去了,他依旧没写下一个字。


这实在太失败了……


太宰扔下笔,仰头倒在椅子背上,双腿悬空来回摇晃。“织田作应该开始工作了吧……”他这么想着,不知不觉间思绪又回到了与陀思妥耶夫斯基相遇的那个下午,似乎“魔人”每...

眼神明示——

第一题评论区回答。
第二:我有幸见到了赤司先生。

和贵族们描述的完全相反,我见到他的时候,他几乎像个大街上穿着肮脏、打满补丁的衣服的拾荒者(捡破烂的)。我不敢相信,三年的监Ⅰ狱生活竟然会让一个家财万贯的贵族变得这般令人同情。如果不是他的瞳孔依旧透着红光,他的举手投足优雅初,我还认不出他是谁。

他把束缚自己行动的铁链子甩在布满蜘蛛网的墙角,接着,开始在那些蒙了灰的东西上翻找着什么。

第三:构思过程?啊差不多是先写几个重要的段子列一下重要的剧情,然后列个提纲或者直接开始写。很多时候都是一边写一边构思的。

 

【仏英】他的艺术家们

·关键词:情人,以吻封缄

·段子体,全程吹法,质量极其低下,大家不要看不要看。

· @Dreaming工作室 就当它是月稿吧?


“弗朗西斯!”

我从后面叫住他,摇晃着手中的几页纸让他停下。那时我们只见了两面,我对他的印象止步于“一位颇为友善的诗人”,至于他除写诗外的爱好,我一无所知。他在原地愣了下,朝我走过来,整理好衣服颇为优雅地鞠了个躬。

他问我有什么事,素白领口上的金边称上口袋中的一只玫瑰,在弯腰时有种即将从高处跌落的优美。我握住他的手,看向这个法国人,回忆起自己和他初次见面的那天。


©缄默 | Powered by LOFTER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带我去有人群与歌的地方吧。

重度宰厨注意!

aph右英主金三苏英/文豪野犬右太不拆不逆/一点点安雷/凛遥真遥/K夜伊金银/或许还有月L

开学季QQ小窗关闭,有事请用lofter私信。

夕阳红文手/是个透明

大概接受约稿吧,写文很烂